韩国首次出现患者二次感染

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蒋飞介绍,这是一种增强现实的在线直播,疫情期间,他闭关家中一月,录制了不少网课,但课程上线后,他发现有些学生没有看。

另外,疫情期间,他希望加入轻松的环节让学生减压,以愉快的心情回归课堂。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挑战存在,但蒋飞仍表示,已经适应了在线教学方式。开启直播课后,他的工作台上,往往是两台机器连接的六个显示屏齐开,他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其中,分享屏显示虚拟人物,输出屏显示学生状态,其他屏幕用于反馈数据、调取作业、显示微信等。到了批改作业环节,又增加了手机屏。

“这也是因课制宜,我的课程讲计算机方面的艺术,很多设计用到编程,非常适合网上教学。”蒋飞说,录播课可以反复回看,直播课则用来答疑互动,虚拟替身就是在这时出现。但对于实践类课程,如绘画来说,仍是线下教学更方便老师指导学生。

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规范专班一线工作人员防护用品的筹集、储备、发放等管理工作。感谢媒体的关注与监督!

“线下上课仍以老师为中心,线上教学以学生为中心,我的造型都是学生帮选的。”谈到线上教学,蒋飞认为,这也是对老师的一种挑战,老师的压力更大了,“我感觉上了一个小时的线上,相当于两个小时的线下,真的是成倍的增加。”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这背后的原理是什么?

一开始,蒋飞仅是在本科毕业设计课上试水,研究生得知后,也纷纷要求这样上课。他通过优化软件,已能实现虚拟替身的流畅运行。

蒋飞介绍,利用双目摄像头可以把人的骨骼捕捉下来,在此基础上,就可以换不同的服饰造型,再结合自己开发的软件来实现虚拟替身教学。软件开发好后,他将上传到分享平台,其他老师拥有软硬件后,也可以在家“变身”。

本科毕业设计课上测试时的视频截图

他还发现,不少学生会提前完成录播课的学习,提前上交作业,到了课堂讨论环节,学生会提出超纲问题,他也需要根据情况,调整进度。

由于是为艺术系学生讲的计算机编程课程,课程难度大,如果学生不看视频,很可能跟不上进度。为了提高学生上课的积极性,他利用双目摄像头,结合自己开发的软件,实现了在线“变装”,效果不错,“后台显示,学生上课的积极性,还有作业质量的提高有明显的进步”。

据介绍,蒋飞老师的研究方向包括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访学期间,他曾做过相关研究,即虚拟替身对交互产生的影响,“这次相当于证明以前的研究理论”。

蒋飞的工作台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