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专家解析新冠疫情传播超SARS或有四方面原因

(原标题:医学专家解析新冠疫情:传播超SARS或有四原因)

中新网北京2月6日电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新冠疫情)确诊病例、疑似病例现已大幅超过SARS,而且还在持续增长,这是什么原因?战“疫”该如何应对?

第一批献血者主要是医护人员

FFP2口罩2万个、N95口罩2600个、防护服4350套、测温仪1000个……欧洲华商联合会欧洲华商商学院院长戴小璋第一时间发起募捐倡议,2个小时就筹集捐款约6万欧元,2天筹集10余万欧元。

张伟介绍,旅居巴西的30多万华侨华人十分关心中国抗击疫情的进展,大家纷纷慷慨解囊,多方筹措各类防疫物资驰援家乡。截至2月6日,仅圣保罗侨界已募捐善款300多万雷亚尔(折合约70万美元),共购置各类医用口罩450多万个、护目镜1.1万多副、防护服7500多套,并积极协助在巴中资企业采购。目前,首批140万个口罩及一些医疗物品通过国航航空货运方式陆续运回国内。

献血康复患者:很高兴能献出一份力

1月30日(星期四),黄伟文和巴拿马华商总会会员一起到巴拿马国际机场报关,准备空运口罩回国。但因手续问题没能赶上当天的航班。

刘本德:因为我自己是心血管病的博士,就是危重症的专家,对这个东西出于职业的敏感。没有很好的治疗效果,我们就有一些担忧。比如说武汉病毒所、武汉血液制品研究所、武汉生物所,我们就一起开会讨论,想到这种办法,用康复者的血浆进行治疗。

在距离中国近2万公里的巴西圣保罗,巴西青田同乡总会接到了来自家乡的求助。荣誉会长叶王永马上行动:紧急订购1000个医用口罩,第二天收货后马上用DHL发回国内。

本报记者  高  乔

一周了,意大利华侨戴志广基本没有睡觉。每天“驻扎”在机场的他,忙着把医疗物资“闪送”回中国。

几天的奔波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黄伟文感慨:“一言难尽。”原定发货时间几经延迟,原定航空运输被迫改为快递速运,21万个口罩的跨洋旅途充满坎坷。

卓武给记者发来一个名为“肯尼亚中华总商会捐赠物资明细”的文档。“序列号”“捐赠对象”“品名”“金额”“备注”“捐赠单位”,条目清晰,数据详实。7次空运,12批数量不等的防疫急需医疗物资飞赴湖北、安徽、山东、四川多地。

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云物中心主任周军:我们的热线采取了新的解决方案,开通以后每小时接听,正常的可以在100个以上,这个就大大地缓解了。

图为帮忙带货的中国旅客和机场接货的志愿者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合影。

唐浩熙:采完以后,为了把关,我们还会对这个血液进行传染病监测和核酸检测,必须阴性以后我们才能给其他患者作为治疗用。

“丽水市中医院口罩告急!请支援!”

出于职业敏感,刘本德和医院方面联系了武汉市多家研究机构,讨论治疗方案,并提出康复者血浆治疗。

因此,现在最要紧的是,能有更多符合条件的康复者能够到指定捐献点进行血浆捐献。

时间倒回到7天前。巴拿马当地时间2月3日,黄伟文在微信朋友圈发完一条信息,长舒了一口气。朋友圈的配图中,黄伟文正在巴拿马城一家快递公司的仓库里,目送自己采购的327箱重达1716公斤的N95口罩全部装箱发货,启程回国。“20万个口罩捐给广东省红十字会,1万个口罩捐给巴拿马驻华大使馆。”

2月10日,巴拿马华商总会会长黄伟文捐赠的21万个口罩抵达中国。虽然付了原价6倍的运费,但他觉得值!

2月13日,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及中国生物武汉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采集和治疗项目工作组、武汉血液中心均发出呼吁,恳请康复后的患者积极捐献血浆。看到新闻,施女士决定来医院捐血浆,希望自己血液里的抗体能帮助到其他患者,包括她的父亲。

图为黄伟文(右一)在快递公司货运仓库目送捐赠的防疫医疗物资装箱发货。

金培生表示,对新冠肺炎康复患者的采血方式和普通献血类似,但血浆保存要更加严格、细致。

“大家都有一颗滚烫的爱国爱乡之心,都愿意为战胜此次疫情助力。”参与其中,卓武不止一次感动落泪,“在一线工作的医生们,在自身防护措施很差的情况下,不抛弃,不放弃,舍己为人的精神令人敬佩。祖国有难时,海外侨胞团结互助的精神也令人感动。”

捐献呼吁发出后 三部咨询电话被打爆

1月22日,叶王永意识到防疫物资紧缺,马上和巴西华人协会会长张伟电话沟通。巴西华人协会具有协调巴西各个华人社团的功能。经商议确定,为确保各项工作有序进行,此次向国内捐赠急需医疗物资由巴西华人协会统筹。应急小组随后成立,全天候办工。

广东清远市19岁的大学生小陈2月14日下午主动献血200毫升:

小陈:14日下午就是去捐200毫升。疫情这么严重,肯定愿意捐。能献出自己的一份力我觉得也是不错的。

在上海,全市90名出院患者中,已经有6人表示愿意捐献血浆,韩先生是其中之一。

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透露,在该院已有4名患者接受过特免血浆治疗。

特免血浆治疗曾应用于非典、埃博拉病毒感染的救治中。2月8日,第一例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抗体治疗在武汉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协和江南医院)进行,从临床来看,通过特免血浆治疗,危重患者体征和症状明显好转。

(巴西华人协会供图)

他认为,随着对新冠肺炎疫情认识的深入,推动疫情防控方面也要开展针对性工作:一是对有流行病学史患者进行核酸筛查,尽可能找出传染源,并给予隔离治疗;二是尽可能快的找到抗病毒药物,将患者的病毒量降下来,把疫情传播能力控制下来;三是根据传播途径给予干预和保护,目前最简单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戴口罩、勤洗手,居住环境保持通风,公共设施和场地消毒,基于可能存在消化道传播,粪便处理、下水道管理也非常重要,应避免出现SARS时香港淘大花园群发感染事件;四是保护易感人群,加快疫苗研发进度,做好个人防护,增强自身免疫功能抵御疾病。

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常务副院长、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指挥部总指挥金培生介绍:

刘本德:那时我们就开始做规划了,一旦有康复者出院,我们等他休息10天到14天以后,临床隔离观察期后,我们就要求他们能不能捐献血浆。第一次捐血浆的人,主要是我们医护人员,给医护人员一讲这个原理,他们就很理解,就答应了我们的请求,这些医务工作者确确实实作出了奉献,很了不起。

转机终于出现了。“有朋友给我推荐了一家快递公司,每运送0.5公斤货物需要几十美元。”黄伟文马上联系。“这事没得商量,邮费再贵都得寄。”

“夜以继日,忙得人都快飞起来了。”卓武感叹,“这十几天,很多在肯华侨华人或是走在‘扫街买货’的路上,或是穿梭在仓库整理物资,或是走在去机场托运的路上。期间经历了太多‘一波三折’,但是大家齐心协力,共克难关。”

“我们不是在单独战斗。全球6000多万华侨华人都在以‘蚂蚁搬家’的方式为祖(籍)国和家乡做贡献。中国加油!”叶王永说。

中华预防医学会感染性疾病防控分会秘书长、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感染科副主任林炳亮主任医师6日通过网络回复媒体称,这次疫情发展的速度和传播能力大幅超过SARS,分析其原因可能有以下四个方面:

“忙得人都快飞起来了”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2月2日(星期日),中国航空公司的航班因故停飞!黄伟文找遍了在巴拿马的所有航空公司和货运代理,都无功而返;找快递公司,也行不通。

“花6倍运费快递口罩,值!”

在武汉血液中心人民医院献血屋,2月14日上午也有一名男性康复者前来捐献。记者在现场看到,一次性离心血浆分离器等耗材不断运到武汉血液中心人民医院献血屋。倡议书上留下的康复者血浆捐献点三部咨询电话,不停有电话进来。中国生物方面表示,2月13日晚间,三个手机号码公布后,瞬间被打爆,负责线路保障的中国电信在14日凌晨两点加急技术处理。

黄伟文的诚意感动了这家快递公司负责人。“对方得知这些口罩是为了捐助中国抗击疫情,当即决定把邮费降至6美元1公斤。”即便如此,这笔快递运费仍是航空运费的6倍。

刘本德:使用患者是危重患者。治疗是有基础的,依照新冠肺炎第五版指南,里面有一条,可以输入康复者的血清、血浆进行治疗。虽然说现在病人都没有康复,以后怎么样我们要继续观察,但继续恶化的节奏是已经停下来了,相关的指标有了一些改善,比如说淋巴细胞、C反应蛋白、降钙素原这些指标都有一些好转,病人自己感觉呼吸困难、食欲不振、精神不好这些症状也有所改善。

金培生:我们挑了两个最年轻的出院患者。下午正好病房里有一个患者年龄偏大,病情比较重,这个人他的血型正好匹配,现在已经去拿血浆了,下午马上就输上。

刘本德:病毒的特点就是攻击我们的淋巴细胞。如果把病毒比做成坏人,我们的哨兵就是淋巴细胞,这个坏人要进我们的家,哨兵就要跟坏人搏斗。如果说我们的哨兵能力很强,那我们就不得病,或者是得很轻的病就可以康复;如果说哨兵和坏人势均力敌,这时就会出现一些症状,哨兵能量强、补充够,也可以康复;但是如果这个病毒的量足够大、足够强,我们的哨兵越来越少,这个时候它需要体外产生外援,康复者的血浆就带有这种抗体,这种抗体就是援兵。如果说我们的哨兵一下子被打趴下了,这个家已经没法存在了,这时再派援兵来救,就来不及了。

图为巴西华人协会会长张伟(右六)等将医疗物资装车完毕后,即将出发去机场。

施女士:我是已康复的患者,他目前各种治疗手段都尝试过了,没有明显的效果,所以我就想试试能不能用这个方法。如果血浆里的抗体能够帮到他的话,希望他快点好起来。

图为1月27日,在菲律宾马尼拉机场,华侨华人在捐赠的防疫医疗物资前合影。

刘本德:我们能够用的方法都用了,但是这个病人最终治疗效果不好,后来陆续来的患者越来越多。我就发现这个病不同寻常。

金培生:我们专门启动了手工处理,怕和大样本混在一起,污染其他标本。这些必须按照传染病标本的管理方法,把它单独保存。

“DHL快递费用是口罩费用的近5倍,但是情况紧急,等不得。我还给中医院订购了2万个医用口罩。”叶王永说。

“武汉加油!等疫情结束,我一定要去那里好好看看盛开的樱花。”今年一直没顾上过春节的卓武,郑重写下新年愿望。

在湖北以外,一些省市的医院也已经开始征集新冠肺炎康复患者的血浆,用于重症患者治疗。江苏徐州的22岁康复患者小王告诉记者,她在1月25日确诊,2月9日出院,医院征求她的意见之后在13日请她签署知情同意书,并完成抽血。

2月3日上午8点半,黄伟文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出求助信息。眼看时近中午,依然毫无线索,“急脾气”的他又发出一条:“急急急急,希望用钱能够解决问题。”

1月23日,发出肯尼亚中华总商会向武汉捐款的倡议书;1月29日,把肯尼亚侨团商会捐赠的第一批急需医疗物资送上飞机;2月9日,航班满载第七批急需医疗物资从内罗毕机场起飞……

作为巴西华人协会常务副会长,叶王永向巴西厂家订购了10万个口罩、1万套防护衣和1万个防护面罩,并快速投入到应急小组工作中。“我们负责汇总各社团的订购要求,统一购买物品并想方设法运到国内。因为是统一行动,国内急缺医疗物资的价格上浮幅度不大。”

2月14日下午,37岁的新冠肺炎康复患者施女士骑车一个小时,到金银潭医院捐献血浆。

林炳亮指出,这次新冠疫情虽然患病人数多,死亡人数也超过SARS,但通过细细分析数据,疫情也不是那么可怕,截至目前,全国确诊病例病死率在2.1%左右,死亡患者也主要集中在疫情源头湖北省,而当年SARS的病死率接近10%,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达30%。“说明(新冠肺炎)这个疾病的病死率并不是很高,大众不必恐慌。甚至我们更有理由相信,随着无症状感染者的检出,其感染的病死率还可能更低”。

一是新冠疫情初期流行的时候,对这个新的疾病认识不足,忽略了人可以传人的途径,导致疫情扩散;二是新冠肺炎存在潜伏期感染(具有传播能力)和无(轻)症状感染患者,患者没有或仅有轻微症状,容易漏诊,如何找出这类传染源是疫情防控的最大挑战;三是在传播途径方面,原来仅仅关注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认为消化道传播是存在的,空气(气溶胶)传播的可能性也非常大”;四是新冠肺炎作为一种新的疾病,人群普遍对它没有免疫力,导致病毒所向披靡。

第一例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抗体治疗的负责人、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江夏区新冠肺炎防治专家组组长刘本德,2月14日接受总台央广记者采访,就特免血浆治疗的临床应用进行了介绍。

韩先生:两周以后过来捐献,我觉得可以救治更多的重症患者,通过这种方式也能够表达我们的感激和回馈。

负责血浆采集的清远市人民医院输血科主任唐浩熙介绍:

“从罗马到温州,30小时”

当时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康复者。

1月20日开始,江夏区中医院、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20多名新冠肺炎治愈医务人员,献出了自己的血液。经过血浆安全性、生物活性等系列检测,约3000ml的特免血浆在2月8日,正式用于临床。

本报记者  张  红

图为在肯尼亚内罗毕机场,卓武(右一)和机场工作人员一起办理物资托运报关手续。

“以‘蚂蚁搬家’的方式做贡献”

每周往返中国和巴拿马的中国航空公司航班只有周四、周日两班。周四不行,就等周日吧。

特免血浆的临床应用,不是包治百病,也并不是所有的新冠肺炎患者都可以使用,在治疗时间的选择上非常重要。

小王:12日给我打了电话,说有几个危重症患者,他们说希望借鉴非典时候使用康复者的血浆,我当时就说可以,没问题,他们就问我身体情况怎么样,我想的是我本来就是年轻人,恢复得也不错,抽400cc血应该可以,如果能帮上忙是很愿意的。

从1月23日起,肯尼亚中华总商会会长卓武的微信朋友圈里,几乎每一条信息都与捐助医疗物资和国内疫情有关。

刘本德说,医院收治的第一例病人于1月13日确诊,当时使用了各种治疗方法,效果始终不好。

至于引发这次疫情的新冠病毒与SARS相比更为“狡猾”说法,林炳亮表示,主要还是人们对它的认识不够,如潜伏期患者具有感染性、无症状患者也有感染性、某些患者特别是重症患者其持续排毒时间较长等,都是其“狡猾”“诡异”之处。他希望通过后续加强临床治疗和科学研究,加深对新冠疫情及病毒的认识了解,慢慢揭开它诡异的面纱。

特免血浆就像“援兵” 治疗时机很重要

施女士于今年2月5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从武汉市第八医院转到金银潭医院接受治疗,2月9日治愈出院。她的父亲目前仍在金银潭医院接受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