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街2020财年Q3直播GMV占比首过半运营巨亏16亿背后收购“美丽说”协同不及预期

每经记者 刘洋    每经编辑 王丽娜    

对此,蘑菇街方面表示,由于公司集中资源发展直播业务,并在2019年下半年以来加速优化升级商城业务中的商家结构,导致长尾商家在营销服务上的支出减少。

北京时间3月12日晚间,时尚电商蘑菇街(NYSE:MOGU)发布其截至2019年12月31日未经审计的2020财年三季度报。

直播业务似乎朝向蘑菇街规划的方向发展,至少在GMV占比上表现如此。这在某种程度上,亦与电商世界的发展趋势相吻合。

陈琪表示,蘑菇街在探索直播业务的边界,包括在品类、品牌、价位等方面,帮助平台主播增加直播间商品的丰富性。在品类方面,新增了约2000家直播商品供应商。除了美妆、服装等核心品类,蘑菇街已将珠宝、家居用品、生活方式产品以及其他时尚相关类别纳入直播范畴。

押注直播风口,仍未能阻止蘑菇街亏损步伐。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

及相关物资需求情况告知如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与蘑菇街的商誉折损有关,该项让蘑菇街付出了13.82亿元的代价。倘若剔除这项商誉折损,蘑菇街的运营亏损为2.13亿元,略低于上一财季的2.24亿元。

40组各族商贩义卖助拉曼

武汉大学附属同仁医院

财报显示,该财季,蘑菇街GMV(商品成交总额)达62.99亿元,同比增长8.0%。其中,直播业务GMV达33.52亿元,在总GMV中占比过半。

骆天明说,他从11月1日开始,每卖出一碗咖喱面就捐出10仙(也代收捐款),11月共有3320林吉特,12月份的还未计算。

直播GMV占比首过半

受电商促销季影响,该财季实现营收2.70亿元,为整个2019自然年单季最高值,但同比2019财年Q3的3.67亿元,仍下降26.6%。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受商誉折损(goodwill impairment)影响,该财季运营亏损急剧扩大,为15.95亿元,同比2019财年Q3的0.98亿元,同比扩大超16倍。

在此背景下,蘑菇街依旧押注直播。蘑菇街CFO对外表示,尽管公司接下来发展中还将遇到各种挑战,比如此次新冠疫情的冲击,这可能会给业务带来不确定性,但我们仍将继续推进直播战略,直播业务将占据更重要的份额。

现将武汉各大医院捐赠通道

何以在电商促销季,营收为自然年最高的背景下,亏损如此严重?

她说,马青已于12月6日在网上发动《捍卫拉曼,孩子有未来》的万人请愿书,至今已累积近2500人签名响应。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实际上,蘑菇街堪称抓住直播发展的先机,但受规模影响,目前其与淘宝直播相比,仍属腰部玩家。也因此,2019年,在直播业务板块,蘑菇街进一步发力,如推出针对主播招募的“双百计划”和主播跟着货走的“候鸟计划”。

“我们会在明年(2020年)1月,将收集到的签名,连同请愿书一起呈交到财政部。我们要向政府提出两项诉求,即要求政府立法或明文规定给予全马各所大专院校拨款,”她说道,“二,废除政府大学固打招生制度,每个考生若能凭成绩被大学录取,获得公平的待遇,那拉曼的存在或许就没那么重要了。”

2020年1月为拉曼呈请愿书

自2018年12月在纽交所上市以来,蘑菇街股价总体呈低迷态势。截至美东时间3月12日收盘,蘑菇街股价跌29.70%,报1.16美元,较发行价14美元缩水超过九成,市值为1.24亿美元。

武汉一线医护人员物资仍有较大缺口

去年5月30日,蘑菇街曾宣布,董事会已批准一项股票回收计划,在未来12个月时间内可买入至多1500万美元的股票。

此外,槟城三民校友会理事也在15日光顾六叔咖喱面,并移交1100林吉特给骆天明转捐拉曼。

她说,至今全马已有近40组商家小贩义卖,为拉曼大学学院筹款,包括友族同胞。

从2016年初,蘑菇街开始转型直播业务。报告期内,蘑菇街日均可观看直播内容时长已超过3800小时。蘑菇街创始人兼CEO陈琪表示,未来将加强短视频形式的社区建设,增加直播间之外的活跃度,提升粉丝营销的效率。

“我昨晚(12月14日)也为亚罗士打一间酒吧业者打气,他每卖出一桶酒,就捐出10令吉(林吉特)。我下周则会去马六甲,那边的资源回收商也会通过回收活动捐款给拉曼。”

湖北六七二中西医结合

财报显示,报告期内,蘑菇街实现营收2.70亿元,该数值虽是2019自然年的单季峰值,但仍同比下降26.6%。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

她还表示,“商家百姓们为拉曼挺身而出,大家都是自动自发,有的靠着卖面、卖猪肉,甚至一些非政府组织会捡拾破烂(再循环物)换钱捐给拉曼,这些举动让马华三机构上下非常感动。”

出席者包括马华吉打州分团团长陈志雄、署理团长黄立仁、大年区团长吴贵伟,以及新文英玉帝宫理事会主席林明谅。

实际上,在上一财季,蘑菇街运营亏损达2.24亿元,达到2018财年Q3以来的峰值;其净亏损则达3.26亿元,同比扩大80.75%。

整个2019年,电商直播迎来井喷,李佳琦、薇娅等头部KOL的带货能力有目共睹,仅淘宝直播“双11”当天引导成交额就近200亿元。一个全民直播的时代隐隐若现。

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

在此背景下,报告期内,蘑菇街新增主播约5000名。在2019年双11“直播狂欢节”期间,蘑菇街全品直播GMV同比增长155%;“12.10直播购物节”,蘑菇街全品类直播GMV同比上涨120%。

对于该项商誉折损,财报解释称,主要与2016年2月收购“美丽说”所产生的协同效应低于预期所致。之所以协同效应不足,部分原因归结于公司战略以KOL驱动的互动电商模式的新定位,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及新冠肺炎爆发所带来的影响。

王晓庭说,再苦也不苦教育,再乱也不乱教育,民间为拉曼筹款的行动,正好反映人民,特别是华社的心声。

陪同者有马青署理总团长陈志雄和马华槟州副主席黄振畅。

受此影响,报告期内,直播GMV为33.52亿元,在总GMV中占比为53.2%。同时,该数据相较于上一财季的16.29亿元,环比增加105.8%,可见在报告期内蘑菇街在直播业务上所投入的力度。

在具体构成上,佣金收入录得1.41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为52.4%,营销服务则为7246万元,占比为26.9%,相较于上一财季的31.9%,下降较为明显。同时,营销服务相较于2019财年同期的1.31亿元,近乎腰斩。

值得一提的是,该财季,蘑菇街运营亏损高达15.95亿元,同比扩大1532.45%,受其影响,净亏损高达16.35亿元。这就造成蘑菇街上市以来最大单季运营亏损及净亏损。

王晓庭15日中午还到丹绒武雅探访为拉曼义卖的骆天明(六叔咖喱面),感谢对方的支持。

2016年2月,蘑菇街与美丽说完成战略融合,成立美丽联合集团。不过,由于两家业务高度重叠,很难达到1+1>2的效果,其交易额总量也有减无增。有数据显示,合并前2015年两家交易额合计近200亿元,到2016年合并后交易额缩水为90亿元左右。在上市前夕,美丽联合再度更名。2018年11月,美丽联合重命名为蘑菇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