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车发展如何稳中求进

新能源汽车发展如何稳中求进

新能源汽车发展实现稳中求进,一方面,新能源汽车政策要“稳”。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企业要“进”。企业应通过竞争,加强技术进步和产品进化,提升优质产品和服务的供给能力

应当看到,虽然财政补贴退坡是大势所趋,但退坡的幅度和节奏也很重要。与过去平均每辆新能源汽车补贴额下降15%左右不同,2019年下半年,中央财政补贴退坡50%,并且取消了地方补贴。退坡幅度之大,远超企业降成本的速度,以至于部分企业不得不采取“控亏”措施,放缓了新能源汽车的市场投放。与此同时,此前发布的使用环节非财税支持政策,大部分地方政府并没有真正落实,这也使得消费者体验不如预期,购买意愿不强。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产销数据显示,11月份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为11万辆和9.5万辆,同比下降36.9%和43.7%,这已是2019年下半年以来的第5个月连降,且降幅呈扩大之势。由于去年12月份产销基数较高,2019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不仅实现不了年初预计的目标,还可能变为负增长。

三、宾馆、饭店、餐饮、超市、农(集)贸市场等经营场所合理安排营业时间,定期消杀,进入人员测量体温、佩戴口罩。快递、外卖实行无接触配送。

曾宪国希望为前线的医护人员做点什么,“永兴县盛产冰糖橙,这就是最好的礼物。”于是,曾宪国牵头发起“最美的永兴冰糖橙,献给黄冈最美人”公益活动,当地20余家果农、一批志愿者以及永兴冰糖橙协会、永兴邮政等单位纷纷响应。

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推进,“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和共享化”已成为当前汽车产业变革的新趋势。加快培育和发展新能源汽车,不仅成为有效缓解我国能源和环境压力,推动汽车产业可持续发展的紧迫任务,更是加快我国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战略举措。然而,由于技术的不成熟,目前新能源汽车的市场竞争力远不如传统燃油车,短期内指望新能源汽车完全靠市场驱动并不现实。现在新能源汽车七成销量之所以来自限购城市,就很能说明问题。因此,要保持相关政策的稳定性与连续性,避免产业大起大落。

为确保橙果卫生安全,100多名爱心人士从上山摘果、进厂洗果、零散装箱等各个环节严格筛选、把控。经过6天的忙碌,2月28日下午,30000公斤价值20万元的永兴冰糖橙集结装运完毕,发往湖北黄冈。

五、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要带头严格遵守防疫管理有关要求,公职人员要管好家人、亲属,积极主动参与疫情防控工作,带动街坊邻居自觉遵守规定。

二、全市城镇居住小区(院落)、农民集中居住区、农村散居院落实行限制外来人员进入的封闭式管理,人员进入应出具有效证件,并测量体温,特殊情况由管理人员做好登记备案。业主装饰装修、小区水电气管道改造、雨污分流等工程暂缓施工。水电气、路灯等需要急修的,应报社区同意后实施。

六、各类场所一旦发现确诊病例,按照疫情防控相关规定,严格溯源排查,切断传播途径,及时采取局部或全部封闭等防控措施,确保疫情不蔓延、不扩散。

冰糖橙送达湖北黄冈。通讯员 曹灿永 摄

没有企业的竞争,就没有产业的进步。回溯全球汽车百年历史,既是一部市场竞争史,更是一部技术创新史。无论是造车新势力,还是传统车企,唯有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快电动化与智能化融合创新,通过掌控关键核心技术,才能培育出比燃油车更有竞争力的产品,创造出产业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商业模式,赢得未来竞争新优势。

对此,业内不少人忧心忡忡。一些借此否定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声音又开始甚嚣尘上。笔者以为,越是在这样的艰难时刻,越是要保持战略定力。前不久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明年要坚持稳中求进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高质量发展。这一要求对于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也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本栏目话题由今日头条提供大数据分析支持)

“医生的本职是‘救死扶伤’。我也是医生,只要有需要,我愿尽我所能帮助前线的同仁。”一直以来,曾宪国也始终践行着医者的初心。24年来,他接诊普通患者15万余人次,救治蛇伤患者3000余例,减免贫困家庭患者的医药费50余万元,给贫困群众捐款和捐赠各项公益事业资金20余万元。(完)

那么,新能源汽车发展如何才能实现稳中求进呢?

一、全体市民要自觉做好自身防护,勤洗手、少出门、不聚集、不聚餐,出入公共场所戴口罩。

七、所有机关、企事业单位、各类组织和市民群众必须遵守疫情防控各项规定,对违反有关防控规定的,依法给予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完)

四、企事业单位、出租屋业主或者其他房屋出租人必须落实防控责任。企事业单位、出租屋业主对相关人员管理负主体责任,出租屋管理人员负直接责任,必须按要求立即报告重点疫区抵蓉人员情况、落实居家和集中隔离健康观察规定、履行居家和集中隔离健康观察报告责任、配合政府和社区工作人员开展工作。

一方面,新能源汽车政策要“稳”。国际产业发展经验表明,在产业孕育和兴起初期,政府对其通过一定补贴加以培育是很有必要的。但随着产业逐步成长成熟,补贴最终要退出,实现产业从政策驱动转向市场驱动。

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企业要“进”。得益于国家的政策扶持和企业不断努力,近年来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取得了长足发展,但具体到企业的产品,仍存在价格高、续航短、充电难等问题。财政补贴政策对培育新能源汽车初级市场是有效的,但若长期执行,企业容易患上政策“依赖症”,丧失技术开发和产品升级的动力和压力,行业也容易出现低水平盲目扩张的问题,这也是我国决定在2020年之后,财政补贴全面退出的初衷。因此,在新能源汽车发展从政策驱动转向市场驱动的过程中,企业更应通过竞争,加强技术进步和产品进化,提升优质产品和服务的供给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