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海鲜市场楼上商户当时的很多举动救了全家人的命

元旦那天,楼下海鲜市场就整顿休市了。当时,我们还正常营业,大家偶尔还下楼去,围观如何整治卫生,打探疫情方面的情况。

6日左右,听市场里的人说,有几家商户感染,已经在住院。这时,一些小道消息越来越多,恐惧感也慢慢加剧。

这些年我觉得兴哥没怎么变,还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心,对大目标毅然的坚定,对想清楚了的事情毫不犹豫。反而老王,我觉得越来越感性了。以前和老王坐下来聊天时,他喜欢聊一些事物规律,现在和老王聊天能感受到他更在乎的是人。虽然微信朋友圈里的老王依然是个思想家,但这两年和他吃饭聊天时,他聊得最多的是人相关的话题,有很多深入的思考。

美团有今天还是因为这个创始团队兴哥、老王、荣均、亮哥这批人确实挺牛X,全明星阵容!他们不是奔着挣钱去的,王兴本身就是个富二代他也不缺钱。所以他们有这个想法要去建设更美好的世界。

那一年雷军的风口论很红,他说的是机会来了要把握住,我看到的则是风口没来时在里面憋着又跳不出来的那种痛。创业并不是新闻稿里讲的那么精彩,它更多还是你在苦恼、压抑的探索。

我从来没把自己当做投资人。投资是个相当专业的事儿,哪有那么多“投资人”对吧。我不是职业投资人。我是投了一些美团人的项目,但我跟创始人讲,美团的今天有大家的功劳是吧,有些事情我参与一下就是保持一种联系嘛。如果对他们有帮助,那也是说某个层面代表美团感谢他们当年的贡献。

新产品团队那一年探索了7、8个方向,什么先富(类客如云的saas服务系统)、电子菜单、智能餐厅等等确实没什么响。我们也很着急,周末还经常一起在四环、五环上骑自行车转圈来发泄。

2015年底时,互联网能改变的很多领域都被改变了,但我一直关注的健康险领域还是挺有互联网化的空间,并且能让中国老百姓有保可依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于是我就创业了。

现在回头想想,我当时的很多举动,其实救了全家人的命。

一个公司里只要有几个业绩不错的,那就说明这个产品确实解决了市场的需求,否则他们不可能干得好。那大部分人干得不好就说明这是一个管理问题。管理的价值就在于把平均分只有二三十分的人迅速培养到七八十分。如果我知道在美团怎样成为一个销冠,那就可以把方法论总结出来,用管理的方式把其他人变成销冠,那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她企盼的“救人”机会很快就来了。2月4日,看到中医医院院长在微信群中分享了血浆捐献倡议,她和袁黎“迅速报了名”。倡议中写道,新冠肺炎治愈患者的血浆可能含有抗体,输入重症患者血液中能挽救他们的生命。

但我们也在警惕第二个“哥伦布”入侵,自己变成“印第安人”。

吴芬在武汉市江夏区中医医院(以下简称“中医医院”)做了3年行政工作,她没想到,有一天能以这样的方式参与救死扶伤——作为一名新冠肺炎康复者,她捐出的血浆有可能被用于救治新冠肺炎重症患者。

顺着阿干的思路干我应该会收获很大。后来我在天津干了一年城市经理,那儿市场份额翻了两倍多。这段经历可以说让我从一个以身作则的leader,变成了一个相对及格的管理者。

而美团的“枪”是什么呢?我觉得是大规模的复制能力。

我和日后的美团外卖产品经理李文卓、李戎等小伙伴想到了《创新者的窘境》中的某个观点:当基础设施等外部环境产生巨大变化的时候可能会对某些领域的需求实现产生颠覆。

作为一名晕血者,30岁的吴芬曾有过两次献血失败的经历,但这次她成功了。一个分离机将她的血抽出来并分离,再把红细胞等输回体内。“完全靠意念,如果中途晕倒,我一定又要哭,会自责,恨自己无用。”和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及治愈者一样,吴芬的味觉与嗅觉还未完全恢复,但为了克服晕血反应,她在来之前逼自己吃了很多饭。也是从捐完血浆的那天起,吴芬脸上渐渐有了笑容。

虽然我是美团离职员工里被采访次数比较多的,但我还是很难用几句话描述清楚美团给我的成长和收获,因为来自于很多个维度,创业做水滴就是在实践从美团收获到的能力。美团的经历也让我对创业把事情做成有了更大的压力和动力,不然对不起兴哥、老王和阿干。

不过,去到机场我们发现,和平常也差不多。偶尔看到几个人戴口罩,感到纳闷儿,好像大家对疫情很放松,没有什么感觉。

“你别管别人了,自己戴好口罩!”我说。现在回想,这真是一个明智的举动。

我举几个小的案例,我们有一次大概2014年还是15年,当时我们开一个总监会吧,然后应该不是全公司的人,开会的时候讨论一个事。然后说到了人才培养这个事情,然后我就跟大家讲,我说美团2010年成立的到现在已经快4年还是5年了,我说在座的十几个总监有哪个是培养出来的?全部是空降的,包括我自己在内。

2012年11月底,兴哥找我,说美团的团购业务算是在小组赛出线了,他希望开展新业务,让老王(王慧文)负责,问我愿不愿意一起探索。我被“一起探索”击中了,于是我成了老王组建的新产品探索团队的第一个成员。

死磕的这一年让我稍微明白了相对科学的创业姿势是什么。古语都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但事实是完全相反的。人和是非常关键,但一场变革刚开始的时候,人和不如地利,地利不如天时。说白了一场变革的开启,大形势是最重要的,它比你的努力要重要的多。

我当时在美团外卖担任类似于业务VP的岗位,负责业务运营、全国的分公司、监察反腐等模块,那三个月里,我各种面试、协调、整合团队。忙活完,我发现自己的工作其实是在做外卖业务体系的支撑。

紧接着,元旦那天,楼下海鲜市场就整顿休市了。当时,我们还正常营业,大家偶尔还下楼去,围观如何整治卫生,打探疫情方面的情况。

美团和点评合并后,团购业务上重复的岗位最多,而美团外卖很缺人,所以公司想让我去面试团购业务的优秀的人员去美团外卖。

阿干还分享他年轻时的心路历程。他也是从一线工作人员晋升到总监,又很快被降级又慢慢的晋升回去,但是这个过程让他把工作基本功练得很扎实。他讲了很多,于是我心甘情愿的接受了降级。

“算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我明天给老师打个电话给孩子请假。”我和老婆商量。就这样,我们晚上10点多开始收拾行李,第二天飞回温州。

早办晚办都一样,不要担那么大风险!一方面我担心万一身体出状况回不了家,另一方面担心人太多,万一感染怎么办。

华南海鲜市场周边有三家医院。听一些医生朋友说,每天有不少人感染了,但与官方公布的情况不太一样。

庞特相信,西班牙人队能获得保级,“我相信如果赛季进行,我们能离开底部。”(伊万)

庞特反对西甲赛季就此结束,因为这是没有先例的。“西甲历史上从没有赛程还有30%的情况下就结束的先例。这个决定要由西甲和西班牙足协做出。我们要从法律和法规的角度来看。不管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对一些球队来说都是困难的,不公平的。”

回忆感染源,袁黎怀疑是之前科室里接触的一个病人,“他的CT显示肺部大面积感染”。而吴芬还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感染上的,她是医院的行政人员,她家中有3名医务人员,“我家除了5岁的儿子,其他7个人全都感染了”。

印象中,瑞安市政府21日左右正式发通知,提醒不要接触武汉回来的人。

但美团讲的很清楚,别说公司报销了,你自己给钱(贴补商户)公司知道了都会把你fire掉。(别人有独家我们没有)就硬扛。你要知道有些事情做了就一定会出问题。给客户塞钱还需要审批,腐败潜规则就出来了。就两万块好处费预算,同样两个人申请,经理给你还是给他还是一人一半?销售敢给客户钱,就敢给上级钱。所以塞钱这种行为解决了独家供应的短期问题,但长此以往就会让你的公司作风败坏。

毕竟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我当时就紧张起来了,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应对。

以前的时候说实话,我觉得阿干这个体系可能好一点,其他地方其实还是有待改进的,整个还是追求短期效益,追求短期怎么更快拿到商业结果多一些,需要再平衡一些长期的基础建设。

可见,疫情并没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回头想想,幸亏自己口罩戴得早,走在路上刻意与别人保持距离,市场关门之后就居家,也不出去吃饭。

在比赛可能不断推迟的情况下,安排赛程将非常困难,不过庞特认为还是有希望的。“这很困难,要重新制定赛程不容易,我们都在等待事态发展,考虑各种可能性,比如推迟欧洲杯,留出空档。现在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踢完赛季,一种是就此结束。”

我希望现在的美团人还是继续更富有激情的去改变这个世界,美团的发展机会依然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坚信10年后美团肯定成为中国绝对领先的服务类电子商务公司。

“成了病患,更觉得医护的辛苦与不容易。”袁黎眼看着医院改为发热门诊,大量收治轻症患者,自己和感染同事则住在同一层隔离病区。为了减轻同事的工作量,袁黎和同病房的感染同事学习雾化等医疗操作,为自己治疗。而吴芬则学会了卷输液管,自己换药。

当初一看美团就知道管理有问题,该怎么调也很清楚,这个都不难。但业务上我是不了解的,我甚至不是团购的用户。该怎么办呢,我问了很多人一个问题:我们这里团购的销冠是什么样,他怎么成为销冠的?

11日,市场停业后,又听说有几位轻度感染,好在医疗资源还没这么紧张,去了还能就诊。这是事后听别人说的,当时谁也不会把隐私告诉别人。

上大学时我发现早期投资人投的都是团队,而当时的我并不符合他们眼里优秀创业者的标准。看完《赢在中国》后开始有创业念头的我,觉得要加入一个靠谱的创业团队更靠谱。跟优秀的人一起做成一件事,过程中再好好学习创业。

经营一个企业跟经营一个业务又不同,所以我现在处于职业生涯第三个阶段,学会怎么做一个企业。

美团这个收购策略挺牛的,国内公司并不多见。兴哥有一个特别牛逼的地方,就是兴哥是认可人才的价值。所以他愿意干这个事情,美团在团队建设上做的很强。

我进美团的时候,是把公司卖给了美团。美团的一些收购其实本质就是收购人才,相当于买了一个团队。

他们觉得挺有道理。那要讨论一下该怎么写。计划是某个礼拜天高管去搞team building,爬完山回来在办公室吃晚餐时把它讨论掉。结果我们这个问题从傍晚6点讨论到第二天凌晨1点。

我去美团是2011年11月份。那时的团购还是有蛮多问题的。拉手上市失败,窝窝团拖欠供应商款····美团算是其中最干净的一家公司。它的问题是没有管理经验。

当时很多人还想,这得整治多长时间,不知年前能不能重新开业。

结果,第二天有关部门出来辟谣——“不是SARS,专家说暂时没有人传人”。我们老百姓哪里懂得这么多,就认为可能是一般肺炎。

对西班牙人队来说,第三和第四种方案都不利,因为不管是半程成绩还是目前27轮后的成绩,西班牙人都处于降级区,按照这两种方案执行,那西班牙人毫无疑问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孩子回家还说,“为什么要戴口罩,班上其他同学都没戴,很奇怪。”

其实大概在2014年我就跟王兴提过离职,他说你再顶一顶。所以美团点评合并之后我第一反应就是太好了有接盘侠了(指时任大众点评COO吕广渝)。但出于团队平稳过渡的角度还是让我负责了到店餐饮。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的时候你也不仅仅是为你干,为家人、同事、朋友干都很正常。

由于我们所处的区域位置敏感,脑袋里就要比别人多一根弦儿。当时,我已能明显感觉到,华南海鲜市场周边几个社区,出来的人相对少一点,走在路上也神色紧张。

已支付房租的中小企业,经双方协商一致后优先从后续未缴房租中抵扣,也可根据承租方要求直接返还。未支付房租的,由出租方按合同涵盖的租期范围直接减免相应月份的租金。

我回温州是临时决定的。19日晚上9点多,我们睡前打开手机,查了下回温州的机票,看到20日航班还有票。

1月17日,吴芬一看到CT结果就哭了出来,中医医院27岁的护士袁黎也在这天拿到了自己的CT结果,肺部有阴影。这之后,医院让每名医务人员都进行了CT检查。“有的医务人员虽然当时无症状,但肺部显示有炎症,之后逐渐都有了症状。”袁黎说。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朱彩云

这一下大家就很来劲。春节前美团的市场份额大概是11%出头,春节后直接涨了3个百分点。但我们不知道原因是什么。我印象很深,过完春节就整天在那里分析。因为那时候对团购销冠的理解还是消费感,所以并不认为春节前突击了一下就一定会有结果,所以结果好也不会顺理成章的认为原因就是这个。

01、干嘉伟:我就记得在美团的一头一尾

早些年关于创业,我的一些方法比较有意思。

2月5日,紧挨着中医医院发热病区的办公楼里,一场特殊的“救助”正在进行,8份血浆袋共2600毫升血浆被采集。捐献300毫升血浆的吴芬从这一天起称自己为抗击新冠肺炎的特殊战士,编号“XG0002”,这是她血浆袋的编号。

2004年,华南眼镜城开张。我是第一批入驻市场的商户。与华南海鲜市场一样,华南眼镜城也隶属于华南集团。

刚开始,过去的兄弟姐妹们都很期待我们能够快速有产出。半年过后口风有点变化,他们觉得都半年了也没见有什么动静。

但我觉得公司发展很快,年轻人很多,大家也很拼,我应该把城市经理的岗位给内部同事们留着让他们竞争,而不是外部空降一个人。这样才能更好的激励大家。可到了2011年底阿干来了没多久就把我降级了。

我的收获很大。现在我都不太喜欢提互联网,改提科技企业。我觉得经营企业要有科学精神。能看到分子、原子的结构才能发明各种基础材料,如果观察尺度就是“人”,那就看到的是木头、铁矿石。把世界解构的越细,才能把它重构的更美好,更有效率。技术就是最基本、最彻底的解构。

但是美团面临的环境不一样,竞争太激烈了,还是上来就得用熟手,你搞一些不胜任的人就影响公司,第二就是美团现在这个阶段,其实人很多,而且从外面找人比较划算嘛,比较快。

做一个产品,其实只要定义客户价值就好了,你搞清楚你的客户是谁,满足你的客户在什么场景下的什么需求,然后把东西做出来就可以了。

也就是说一个公司四五年时间为什么培养不出来一个总监?

袁黎说,群里康复的医务人员大部分都报了名,但能够参加捐献的是身体状况恢复良好、无基础疾病的治愈者,她几乎“想都没想就报名了”。

直到2019年我的公司又大了点,现在我公司也有几百人,我进入职业生涯第三个阶段,学习怎么做一个真正的企业。

说实话,当时并没想到武汉以外还会这么严重,我们也曾外出上街准备年货。就算去市场采购,在外面待的时间也很短,从不主动和别人接触。

很多过去的事都可以咀嚼出新意。举个例子。以前老王做决定时我很多时候会问原因,他经常选择不回答。当时我比较纳闷,不让兄弟们弄清楚背后的原因还让大家坚决的实现目标,这感觉不太科学。创业后我发现在公司非常难的时候,讲愿景或者通过小目标凝聚大家反而是更好的选择,总比讲当前的艰难的真实原因要好的多。我较晚才知道美团外卖的头两年资金非常紧张,我们在烧钱的时候如果知道公司的融资不是太顺利可能就放不开那么自由的打仗了。

23日武汉“封城”,全国对疫情的重视程度都高了。我回家才两三天,浙江马上就启动一级响应了,管制措施非常严格。

已被封闭的华南海鲜市场。新华社记者熊琦摄

在西甲积分榜上,西班牙人27轮比赛后只积20分排名倒数第一,落后能保级的球队塞尔塔6分。不过踢完赛程,西班牙人还是有一些保级希望,正因为如此,西班牙人俱乐部希望这赛季的比赛能踢完。

所以我也觉得,我也能理解,有一定道理吧。

当然你可以说技术含量不一样,因为年代不一样,毕竟腾讯嘛,其实首先腾讯是竞争环境没有那么恶劣,他有更多的时间让大家试错,其次腾讯发展那个阶段外面根本找不到优秀的人,肯定内部培养,造成腾讯很重视毕业生文化内部培养比较多。

所以在美团如果做新业务,最主要是找到那个大规模放量的点,如果确认到了这个临界点,得到过验证了,美团的竞争力,一瞬间就会体现出来了。

在近20天的住院治疗后,说自己胆小、爱哭的吴芬始终惦念着两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一位患者严重到一被碰到就咳得撕心裂肺、不能呼吸;一位患者心脏骤停,医护人员连夜给她做心肺按压”。

食欲还未完全恢复的吴芬近日再次拨打了捐献电话,她与治愈出院的丈夫将在2月19日一起捐献血浆,那时她也将结束隔离,“要第一时间投入医务工作,与同事并肩作战,多救人”。秦伟也向医院提出上岗要求,他心疼一些一线年轻同事一直没休息,“从没想过该不该上岗,这不是个问题,隔离好了就得上岗”。

在眼镜城100多家商户中,大概有20多户温州人。

做好这个岗位,完全可以由管理基本功非常硬的人来承担,公司并不缺我这一个人。我这个岁数(编者注:29岁),更值得把青春用在创造更多社会价值的事情上,这样的话我将来也不会有任何遗憾。

海鲜市场在一楼,分为东西两区,中间隔着新华路。眼镜市场在二楼,面积1万多平方米,商户一百多家,也分为东西两区。

后来听说,市场里有几位轻度感染的温州老乡,都及时去医院救治,现在也都痊愈了。

“即使当时想做好防护,也没有足够的物资。”秦伟说,直到现在,该院的物资仍旧紧缺,“同事几乎全员上阵,一整天不休息,还有部分人员已支援方舱医院”。

记得在我加入之前张一鸣刚离职不久,去创业九九房,还有同事在工作之余表示一鸣离开了挺可惜。当时亲朋好友不支持我去创业公司,但同事们对离职员工的态度让我觉得这个团队非常在乎人才,氛围很好,这坚定了我留下来的决心。

美团可以在一个城市搞定新业务,在一个城市验证完模型后,然后一瞬间在全国整个铺开。

去美团没多久就要过春节。春节前10天一般都军心涣散。平常谈商家三家一起,现在那两家早早回家,就美团的人去那不就好谈了吗?我根据过去的工作经验就搞了一个“谷满仓”的激励活动。大概意思就是你如果排名前多少,公司给你报销回家往返机票。

老王定期给我们打鸡血,说创业就是这样你不知道我当初和兴哥做校内、饭否之前死了多少项目。但老王其实也很着急,他后来跟我说自己都有离职的冲动了。

通过看访谈类稿件——这种稿子很容易看出一个人的价值观和特质——我关注了几个创业者,其中王兴是比较有前瞻性视野的人,也做成过几件事。他经常分享他理解的各种未来,很多人其实想明白了也怕别人知道,所以我觉得王兴很开放。

回家后两天,亲戚朋友还办了几场乔迁的喜宴,我们也没有去。

市场管理人员通知我们,准备提前一周休市。1月6日前后,又通知1月11日休市。

我2011年11月加入美团。我之前在腾讯干了三年,学会了怎么做一个产品,但是怎么做一个产品和怎么做一个业务还是有很大的差异的。

受疫情影响,西甲已决定暂停两轮的比赛,不过从在西班牙情况变得严重的情况下,西甲何时能重启还是未知数。此前媒体曝出了几种解决方案,第一是想尽办法踢完本赛季,第二是赛季作废,第三是按目前成绩结束赛季,第四是计算上半程战绩。

有一个很有趣的例子。那时我觉得美团的晋升公告挺土气,什么北京三块公司,还是红头文件,搞得跟国有企业一样,而且是HR来发。我看的好奇怪。晋升公告应该由直接主管来写,不能找第三方的HR来写,而且一定要把好人好事说清楚,这样大家才知道公司要什么不要什么。

从兴哥讲话里面看,下一个十年要加强组织文化建设,内部要做人才培养,如果都可以做到的话,我觉得他才真有可能跟阿里、华为媲美。

03、刘昌毅:美团的“枪”是什么

一个业务主要就是刚说的三要素:一是能否找到明确的用户,看他有什么需求,你能有好的解决方案;二是这个产品怎样高效地让更多人知道;三是要有商业模式能够赚到钱。这样才能形成一个业务。

我是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出去的,其他人可能没有我想得复杂。我对这个会敏感一点。

根据竞争情况和团队规模我把全国改成了8个大区。有的大区是两层结构,有的大区是三层结构。这样销售VP管8个大区经理,向大区经理汇报的下属既不会太少也不会太多,大概就是5-10人之间。

天津市国资委副主任刘智表示,经不完全统计,天津市管、委管企业每年对外出租的房产面积超过1000万平方米,租金年收入约在20亿元以上。经初步估算,房租减免政策涉及的企业本次减免租金额在5亿元以上。比如:泰达控股、渤化、纺织、渤海轻工、中环集团,为中小企业减免房租约3.2亿元,惠及近千余家中小企业。其他市管、委管企业数据,还正在详细统计中。

三块钱作为美团离职员工的大家庭,在老东家十周年之际找了不少老同事来回顾那段时光。他们待的时间有长有短,有男有女,现在有的人退休了,有的人还在另外的天地奋战。通过回顾他们的美团故事,我们应该能看到很多自己的影子。

但是做一个业务,其实你还要解决更多的问题,最典型的问题第一个你怎么让客户知道你,酒香也怕巷子深,你还有很多功课去做,你要用一种高调的方式让客户知道你的产品;第二个你还得挣到钱,你不能没有商业价值。

不过,我还是比较谨慎,取消了所有应酬,也不让亲戚来上门走动。

当时,儿子读书的中学15日才放假,课外培训班要等到20日结束。除了送儿子上学,我和老婆就不太出门了。

现在的王兴肯定是更成熟了。美团是几万人的公司了对吧,这种节奏的把握肯定是跟当年不一样,大家看好美团还是在看好王兴嘛。

登机后,空姐看到我们,悄悄地说:“你们一家防护措施做得真好,我也想戴口罩,现在上面不允许。”

为了全力支持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企业渡过难关,天津于2月6日出台了“21条惠企措施”,其中第7条规定给予中小企业房租优惠,除了对承租国有资产类经营用房的中小企业给予房租减免外,还规定对租用其他经营用房的,鼓励业主为租户减免租金,由双方协商解决。

刚去美团时跟王兴他们的磨合确实会有挑战。我原先的销售风格其实也是偏另类的:算非常理性,讲逻辑讲理论。我在阿里时从来不喊口号,喊不出来。但跟王兴他们比就会觉得哎呀,小学生碰到大学生。他们讲逻辑比我细的多。

这将是一组文章,今天我们推出第一辑。我得解释一下标题。“老炮儿”不是指在这个公司待得时间长,而是感触深。

但说实话我觉得过去美团跑的太快了,在我的那四年里面,可能精神压力太大了,我个人觉得挺累的。然后我感觉在公司的长期建设上,其实做的不是很够,相比我看到一些优秀的公司,像华为也好,阿里也好,在组织能力建设上其实有一定的差距。

大年初一开始,文化礼堂就关闭了。往年,村里人都会聚在一起热闹热闹,现在这些活动也都取消了。村干部挨家挨户做工作,尽量不要聚集。

分析到最后发现就是单子多了,春节期间美团的供给多了。然后我去找老王(王慧文)、王兴。那时候团购都还在学Groupon呢,一日几单、一单只能上七天,它的逻辑还是把流量灌给有限的SKU。

2月3日出院时,吴芬并没有感到轻松,而是“难过又无力”,那是全国疫情发展相对严重的时候。

我在美团没多久因为业绩持续领先等原因晋升了天津、山东的大区经理还兼任北京的城市经理,当时差不多接近20个人向我汇报,向我汇报的这些人有城市经理,也有销售主管。现在看这个管理架构确实不科学,当时杨锦方(美团时任销售VP)还跟我说你可以招城市负责人,把你的管理变窄一点才做的过来。

实际上,在2月5日首批新冠肺炎治愈者捐献血浆前,倡议者与捐献者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此前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在缺乏特效药物和疫苗的前提下,恢复期血浆疗法仍具价值,不过,临床使用必须具备严格条件,种种风险需要警惕。此外,由于血浆较为稀缺,该疗法仅限于部分危重病人,难以大规模应用。

“没想到她也来了。”捐血浆这天,吴芬看到不少熟悉的人,包括一位护士长,“她的症状在我们中间是最重的,连续高烧、情绪低迷,最严重的时候写好了遗书”。

所以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设计合理的组织架构。美团那会儿一个大区经理管3、40个城市经理。这根本是管不过来的,然后上传下达就会有问题。王兴、老王那帮清华的整天一通琢磨,有很多想法,但他们想什么下面也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

对于我来说最主要的责任就是,反复思考什么是我们的“枪”,我们要把这个核心能力提升。

你要做一个全新的事情,你就相当于你去一个无人区,这个无人区具体适不适合人居住你不知道。最好找一个什么地方呢?那个地方有人有原始人有印第安人,你有枪。所以我的逻辑就是,那个地方有没有印第安人,你有没有枪。

我感觉疫情不会那么轻描淡写的,开始高度警惕起来——反正那几天也没有顾客,1月10日我就提前关门了。

简单说就是,我在美团的几年,一个产品经理拥有了业务视角,这是我比较大成长和收获吧。

但听到比较多的说法是销冠要有好的消费感。包括时任美团销售VP也是很确定的告诉我这个主要看消费感。

大家也不用过于解读老王。他自己的那段声明我觉得还真不是冠冕堂皇的说法,写得很真诚。对老王而言,可能确实觉得每天做一些重复比较多的事情比较无聊,然后觉得下面的人提的都是一些傻问题他就不太有耐心了(笑)。

为什么要直接主管来写呢?BAT、华为是怎么干的?为什么?这个最佳方法论到底是什么……讨论到后面我很不耐烦了。我说这个事情还需要讨论什么?我用脚后跟都能很快想出来的事情为什么我们要花那么多时间?反正就是一定要论证到比较符合第一性原理才会比较放心。最终这个事情基于显而易见的公理我们达成了一致(笑)。

不过他不希望关门比赛:“我不喜欢关门比赛,这有两大原因:足球是一种表演,俱乐部是属于球迷的。我喜欢球队在有球迷支持的情况下比赛。”

向江夏区几家医院最早发起捐献倡议的江夏区新冠肺炎防治专家组组长刘本德此前接受采访时介绍,中医医院这19名新冠肺炎治愈医务人员累计捐献的6600毫升血浆,被送往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和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经过生物安全、抗体滴度等检测后,发现可用于临床的有3000毫升”。

阿干说管理是一个独立的实践性科学,要尊重常识。懂很多道理但没有亲自走过那些路是很难把道理运用到工作中的,你还是去做城市经理好好练练,被有经历的人管理过可能对你的未来发展是更负责的。

直到2013年7、8月,是我还是一个同事在对外经贸大学附近的餐厅推销“美团先富”时被怼时,注意到了某个平台的“你的外卖订单来了”不断的响。

很多人问水滴为什么发展的很快,我都说那是因为我在美团的6年半里也把自己当成是在创业,干着打工的活,操着创业的心。只不过团队里还有几位老大哥在指导我,给我打样。

因为我发现虽然区域的业绩进步大,但人员流失快,我个人也很疲惫。我当初想给大家更多机会,但没有更具标杆性的人空降加入,其实团队内部少了很多榜样的带动,反而大家干活没劲。

我最早开始戴口罩,是12月31日。这天,我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里看到,“武汉出现类似SARS感染病例”。

20日,一个亲戚送我们去机场。我们全程戴着口罩。当时,听说机场管制比较严格了。

截至目前,该院共有19名康复的医务人员参与了捐献血浆,共计捐献6600毫升,经过生物安全、抗体滴度等检测后,可用于临床治疗的血浆达3000毫升。

02、沈鹏:水滴没干成的话对不起兴哥、老王和阿干

那会儿正好饭否被关了,我想他总得干点什么事吧?我找到了饭否公司的邮箱,给他们几个关键人发了邮件说想跟他们一起创业,后来我成为了这个公司的第10个成员。

消费感的大概逻辑是团购能卖出爆单得靠搭配菜单,比如四人餐应该配几菜几汤几荤几素,搭配好才能卖爆。

当时在那个会上十几人,都是空降的,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我在腾讯三四年,就应该还是会有些自己培养的人,不管是毕业生腾讯三四年毕业生都总监了。

我说加大供给,把上线时间延长,单子也不限制——还是有一些标准的——就是上。所以2012年很重要的6个字就是狂拜访、狂上单,两狂。

我是温州瑞安人,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楼上做眼镜生意。说起来,也算不幸中的大幸。我们警觉地比较早,刚有风声时就开始戴口罩防护。

我说创业是什么?就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他发现新大陆,大陆上有印第安人,有印第安人至少证明适合人类居住,然后哥伦布有枪。

据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官方微博消息,国药集团中国生物董事长杨晓明在2月14日举办的媒体通气会上介绍,康复者血浆一般采集400毫升左右,平均1名康复者血浆可治疗2~3名危重患者,从采集血浆到供临床医生使用需要7天。

当时,很多乘客、机场工作人员,都没有戴口罩,跟平常没有什么区别。

西班牙人俱乐部高管加西亚·庞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足球是要踢的,无论是输还是赢都要通过场上的比赛来体现。我们希望能获得比赛的机会,踢完赛季,不过这并不容易。”

工作上遇到挑战比较多还就是在刚去美团的时候,到后面磨合好了嘛就越来越和谐,所以后面几年的工作经历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一般人都是一头一尾记得清楚吧。

类似这种就是磨合的过程。我个人感觉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过程,大家都在相互的学习。

飞机抵达温州后,我们提前约好车,直接回老家瑞安马屿镇儒阳村。当时,从武汉回来还没有要求隔离呢。

而王兴他们做决定时面对自然科学乏力或者缺少足够数据的状况,还有另外一些社会科学的方式去做——人是非常复杂的,复杂到有时候你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这在管理上能做的事就很少了。消费感看不见摸不着,我能怎么样呢?后来有转机也是有点歪打正着。

本来1月22日,我们回老家要办乔迁宴。15日的时候,我就打电话提前取消了,通知了一圈亲戚朋友。

据新华社报道,目前武汉市已有20名康复新冠肺炎医护人员捐献血浆用于救治病人,12名重症患者接受了血浆治疗。

其实我现在做我这个小业务也基本上是这个逻辑,也是因为发现他们印第安人,就是有很多比较传统企业在做,但是规模也不大,但是也是成立的,我们有我们的优势,我们就把我们优势发挥到极致。

该院医生秦伟(化名)说,自己当时的片子显示病情很严重,但症状较轻,到两三天后开始加重,“后来才反应过来,集体检查前的13日,我出现的畏寒、酸痛等就是症状”。

我们突然意识到智能机的爆发就是那个变量,它对外卖平台的玩法是否成立有了促进作用。老王的反应比我们更积极,他极度重视外卖领域产生变革的可能性,之后就是死磕美团外卖的故事了。

(舆论批评美团抽佣过高)可能有人带节奏吧,美团10年一直被黑的厉害。但这不重要。没有一家公司是因为pr被黑而死掉的,也没有一家公司靠pr而伟大的。

从空姐的眼神里可以看到,她其实挺担心的。因为是公共场合的服务人员,佩戴口罩要有统一安排。

请过目吧。每篇均为当事人亲述。

之前看兴哥说下一个十年,加强内部组织能力建设,我还是挺高兴的,这个转变应该还是挺大的。我觉得也有可能跟业务阶段有关,现在确实有时间能腾出时间干这个事了。

但经营一个企业其实是更复杂的事情,要有一个非常好的适合的业务,还有适合的管理体系,让优质的人脱颖而出,让优质的业务脱颖而出。

这是一个我认为做新业务成功率比较高的方法,美团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这么干的。

调完组织架构后得明确销售管理制度。它俩一个是硬件,一个是软件。那会儿的典型问题是塞不塞钱。团购想卖得好,就是要把当地最好的电影院饭店拿进来——等于是把网红店搞进来。但它们根本不需要团购给它带量。很多时候谈这些店就是要给回扣。有的公司还设计出来了很复杂的报销方式,还要领导审批什么的。

我现在也开始在调整,过去可能有把百分之八九十的精力放在业务上,但是我现在已经开始陆续花比较多的时间,花在组织能力建设、人才培养、流程优化这些事情上。

接下来每个村开始封路。虽然给生活带来不便,非常时期也没办法。

我是2011年加入美团,2016年创业做的厨芯。2011年一直到2018年,就是2011年到2018年之间,我其实都在学怎么做一个业务。

相比之下,浙江的防控措施比较早。很快,村里就不让办红事了,大部分农村的酒席都取消了。

我们安心在家里隔离。有时待的时间太长了,晚上看没人了,去自己家楼下散个步。农村9点之后,外面就没什么人。

大多武汉人还没什么感觉。送孩子上学时,我也在观察,地铁、公交、街上、超市里和往常一样,没什么人戴口罩。

直到我们接到通知,二楼眼镜城也要提前休市,这才感到大事不妙。正常情况,眼镜城一般是在1月20日左右休市。

我们温州人喜欢海鲜,偶尔会去楼下海鲜市场,买点螃蟹、基围虾之类的。但不会去买那些野味吃。

2016年又干了大半年,我跟王兴说大概8月或者11月到餐就可以盈利。王兴还不太相信,说阿干你太乐观了吧。最后确实是8月份就月度盈利了。这就是一个多陪陪家人很好的timing了。

铺到全国,挑战还是很大的,考验整个组织管理水平的。首先你有没有那么多人,其次你能不能管的好。

对于现在的美团人我就是希望他们能做面向长期的事,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公司会越来越强不是靠天上掉馅饼,而是每天都在正确的方向上积累,慢慢慢慢的一两年后你就会把别人甩开了。我们有足够的的耐性去看待和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