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德国男子拾金不昧16万欧元全数返还失主

中新网12月27日电 据“中央社”报道,德国一名63岁男子今年圣诞节一定非常开心。糊涂的他把背包忘在一棵树下,里面装满礼物和1.6万欧元现金,所幸有个拾金不昧的老实人归还了他的背包。

据报道,这宗佳话发生在德国西部克里菲德(Krefeld)市中心附近。寻获失物的51岁男子于24日午夜前不久,无意中发现这个背包并报警处理。警方很快就确认物主身分,让背包和里面的贵重物品回到失主手上。

“风暴眼”中:“有他在,医护人员、病人、家属心里都有底。”

武汉,九省通衢,有1100万人口。几乎一夜间,成为一场波及全球疫情的“风暴眼”。

张丽没想到的是,这次不仅是“粗糙”,更是躲不过去的“折磨”。“任务布置急、要求高,事无巨细,骂起人来都不留情面。”

1月29日,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张定宇在去病房的路上。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金银潭,老武汉人都未必熟悉的一家传染病专科医院。这些天频繁见诸媒体。这里,是最早集中收治不明肺炎患者的医院,是这场全民抗“疫”之战最早打响的地方。

1月29日拍摄的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克里菲德市警方在社交网站发文说,发现背包的男子“拒收拾得遗失物的报酬,因为当天是圣诞节”。

警方分享这起善行的社交网站贴文吸引超过1000人点赞和将近180篇留言,但也有网友对于有人带这么多现金走来走去表示惊讶。

隆冬,一股寒意向张定宇袭来,情况比他想象的要糟。

“搞快点,搞快点,这个事情一点都等不得,马上就搞。”

1月29日拍摄的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生命,有起点,也会有终点。张定宇——武汉抗疫一线一位医护人员,似乎在按倒计时的方式与生命和时间进行着搏斗。

张丽2003年曾参与过抗击非典,对传染病防治是见过大场面的。搁平时,这位资深传染病医生,见了张定宇却多少会躲着走。“脾气粗糙,你和他说话都不许插嘴”,张丽说。

1月29日,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在疫情有关会议结束之后赶回医院。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个性“粗糙”的院长:“幸亏靠了他的暴脾气和果断!”

他身后,从一个病区,到一栋楼,到三栋楼;护士从2小时交接班一次,延长到四五个小时一次;医生更是恨不得把一个人掰成两个人来用……

12月30日一早,他再度决策:紧急布置腾退病房,抽调更多医疗力量,新开两个病区,转入80多名病人,完成清洁消毒,设备物资人员调配……

人类与重大疾病斗争史上,未知和恐惧,从来都如影随形;清醒和果敢,也愈加珍贵地相生相伴。

被“折磨”的张丽在这次危机中却感觉到张定宇“粗糙”脾气下的细致。“幸亏靠了他的暴脾气和果断。有困难找他,总会有办法。现在看到他的身影,有种踏实的感觉。”

张定宇告诉大家:对呼吸道传染病不必过于恐慌,按要求做好防护就没危险。“我们要胆大心细!有什么责任有我担着。”

1月29日,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回到医院后马上换装投入工作。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张定宇在这场与病毒赛跑、与死神竞速的战事中,已经战斗了33天。而他自己,也在同“渐冻症”进行着顽强斗争。

对下级,他是另一种态度。

1月8日,国家卫健委公布,初步确认“新型冠状病毒”为此次疫情的病原。

越来越多的同事发现,一向脚步如风的院长下楼梯脚步越来越慢。面对越来越多人的追问,张定宇终于承认“我得了渐冻症,两年前就犯病了,下楼吃力,更怕摔倒。”

对病人,他是一种语气。

2019年12月29日,武汉,雾,多云。

1月29日,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这,是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给人的第一印象。

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首批7名不明肺炎患者转入位于武汉三环外的金银潭医院。

手里接打着一个又一个几乎不间断的电话,脚下步子也不停,还不忘对身边人发出一个又一个清晰的指令……

“去年12月29日到现在,他没休过一天,只有两个晚上离开医院稍微早些。”金银潭医院党委书记王先广说。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这位搭档蹒跚的身影。

果断决策,他将这些病人迅速集中到隔离病房,穿上防护服,进隔离区查看症状,分析研判。

之后的日子,时钟的钟摆对金银潭、对张定宇、对已知和未知的所有,似乎都踏上了加速度的轨道。

“您家莫急莫急,我马上安排人出来接。”

“风暴眼”中,张定宇走着、说着。

疫情袭来,冲击着每一个人。坚毅,能不能战胜恐慌?

克里菲德警方发言人告诉法新社,这种情况虽然“不寻常”,但背包主人说,钱带在身边“他觉得比较安全”。

武汉,紧张中蕴含着不安和骚动。金银潭医院病区内,呼叫医务服务的铃声此起彼伏,与病楼外疏落的人影形成强烈的反差。

平时少有人知晓的金银潭,拌和着空气中浓浓消毒水味的,还有凝重紧张的气氛。

在德国,任何归还失物的人都有权依据拾获物品的价值来收取相应报酬。这件事里的好心人士若收取报酬,将是490欧元。

不断有新病人转入,相当于医院要不断“换水”,任何一丝不细致都会弄出乱子。

“当时不少医疗机构也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绝对不能大意。”多年从事传染病防治,职业敏感让张定宇第一时间判断,这不是普通的传染病。

早上7点半,往往换班的医护人员还没到,张定宇就已经到了。“今天收了多少病人?”“多少出院?”他每次问,都要回答者脱口而出说出精确数字。“收病人、转病人、管病人,按道理有些事他可以不管,但他都会到现场亲自过问。”南三病区主任张丽说。